吳鳳剛的女兒吳晨曲在一邊照顧父親。

  臨沂人民醫院開具的吳鳳剛的診斷證明。
  臨沂齊魯網5月8日訊(記者 陳凱月)“現在我爸爸躺在病床上已經將近十天了,到現在一直神志不清,我們家人都不知道事發當天我爸爸是怎麼被撞成這樣的……”5月7日上午,見到臨沂齊魯網記者後,傷者吳鳳剛的兒子吳磊這樣說道。而這時,躺在病床上的吳鳳剛時而咬著在一邊陪護的女兒吳晨曲的手,時而發出病痛的呻吟聲,一會又重覆別人說過的話。吳磊告訴記者,自從爸爸從昏迷中睜眼了之後,就一直這樣神志不清。
  傷者系一55歲裝卸工 8天前被一輛寶馬車撞傷
  臨沂齊魯網記者通過傷者吳鳳剛的兒子吳磊瞭解到,吳鳳剛是黑龍江省綏化市人,今年55歲,來臨沂打工有十幾年了,現在是一名裝卸工,平時一個人生活,兒子和女兒在黑龍江上班。“聽我爸的工友說,我爸是4月28日下午3點多騎著電瓶車被一輛寶馬車撞傷的,而且那個路口也沒有紅綠燈。我和我姐姐是4月29日從黑龍江飛過來的,我有一個姐夫在臨沂,他也是我爸出事之後才趕到醫院的。出事之後交警打電話給我爸爸的工友,我爸爸的工友又打電話通知的我姐夫,我們都不知道當時的具體情節。”
  隨後,根據吳磊提供的父親工友的電話,臨沂齊魯網記者聯繫到了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工友,他告訴記者:“吳鳳剛是在河東區解放東路河東移動公司前面被一輛寶馬車撞傷的。當時我正在幹活,吳鳳剛騎著電瓶車回住的地方取東西,後來下午3:40左右,交警聯繫到我問我認不認識吳鳳剛,說他被撞了,我過去的時候,他已經被120救護車送到醫院了。當天河東移動大廳前的人很多,聽一位在現場的年輕人說撞人的是一輛白色寶馬車,撞人之後停都沒停就跑了,是路人打電話叫的120救護車。現場還留著下了肇事車的後視鏡,我看了一下確實是寶馬車的後視鏡。”
  寶馬車主撞傷人後消失 3個小時後“車輛自首”
  在記者的採訪中,吳磊的姐夫張先生告訴記者:“根據附近群眾的說法,寶馬車撞傷人後車沒停就跑了,後來是好心的路人打電話叫的救護車。從被撞到送醫院搶救,這個過程中肇事車主一直沒出現。直到晚上7:40左右,我們在交警大隊等候處理事故的交警的時候,一輛白色寶馬車開到了交警大隊的院里。駕駛人把車開到交警隊院里之後就馬上離開了,我們當時也不知道那輛車就是肇事車。後來通過交警才知道,是肇事車輛自首了。”

  吳鳳剛的部分消費單據,目前總額已有6萬多元。
  醫療費已花費6萬多元 肇事者父親留下五千元押金後聯繫不到
  據吳磊的說法,從4月28日發生交通事故到現在,各種治療費已經花了6萬多元,但是肇事者父親只是在住院的時候交了五千元押金就走了,後來由於需要做手術需要錢,吳磊多次聯繫肇事方,但是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5月7日上午,臨沂齊魯網記者來到臨沂市人民醫院骨科醫院就傷者吳鳳剛的病情咨詢了他的主治醫生劉年勝,劉年勝告訴記者,吳鳳剛目前的癥狀是右側胳膊孟氏骨折,右側大腿粉碎性骨折,腦挫傷,軸索損傷,胸部骨折,病人意識不清楚。
  河東交警:我們也聯繫不到駕駛員 無法做責任認定
  按照吳鳳剛的兒子吳磊的說法,從4月28日出事到現在,交警隊一直沒有給出責任認定,肇事方也聯繫不到,現在醫療費用已經花了6萬多,受害方已無力承擔。
  隨後,記者聯繫到了河東交警大隊宣傳科的陸科長,在採訪中陸科長告訴記者:“因為現在駕駛員一直沒有到案,傷者也不清醒無法做筆錄,雙方材料都不齊全,所以沒法做責任認定。”接著,記者就此事件中肇事者是否屬於肇事逃逸咨詢了陸科長,陸科長給出的答覆是,因為案子目前還在調查當中,是否屬肇事逃逸還不能確定。
  肇事者父親:一直聯繫不到兒子 會儘力賠償傷者
  5月7日下午,記者聯繫到了肇事者的父親王秀華,王秀華承認,自己的兒子王仔龍確實於4月28日在河東區解放東路附近開著寶馬車撞傷了吳鳳剛。王秀華稱當天事出之後是他把車開到交警大隊的,目前兒子由於外出無法聯繫到,但是車有全險,家人也會儘力賠償傷者。  (原標題:臨沂一寶馬撞昏民工逃逸 肇事者父親稱兒子失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bvdqgzt 的頭像
zbvdqgzt

熊熊

zbvdqgz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